前言

《康熙字典》是清圣祖康熙四十九年(一七一〇)“谕令”陈廷敬、张玉书等编撰,至康熙五十五年(一七一六)成书的。这部闻名遐迩的字典以明梅膺祚《字彙》和清张自烈《正字通》两书爲基础,“增《字彙》之阙遗,删《正字通》之繁冗”,所以全书体例基本上仿照两书,以子、丑、寅、卯等地支分爲十二集,每集再分上、中、下三卷,共四十二卷。部首共二百十四部,同一部首内所收之字按笔画多少顺序排列。每字先注音後释义,每义一般都引古书例句作爲书证,义项分列清楚,编者对字形、字音、字义有所考辨,则多加按语,並分列某些俗体、别体等。据《汉语大字典》湖北收字组统计,全书计收字四万七千零四十三个,超越以往所有字典。总的来説,《康熙字典》的编纂做到了义例精密,考证精审,收字求其该洽而无遗漏,説解求其详确而不繁芜,所以问世後被誉爲《説文》、《玉篇》以下历代字书的集大成之作,至今对於读者仍有很高的参考价值,可以满足读者阅读和研究古典文献时查检的基本需求。

当然,由於“官修”之书出於众手,加上成书比较匆忙,编写者不可能具有现代语言学和词典学的学术素养,《康熙字典》也存在一些缺点错误,特别是有的地方鉴裁不精,未足爲据。而尤爲学者诟病的,则是在引用书证时错讹较多。爲此,王引之(一七六六—一八三四)在清政府支持下,於道光七年(一八二七)主持对该书进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校订,並予重刊。经过校勘诸臣的认真工作,改正原书错误达二千五百八十八条,由武英殿重新刊行。遗憾的是,这部经校改重刊的道光《康熙字典》定本流传不广,百多年来坊间印行的各种本子仍皆源自未经重校的康熙殿本。至於王引之将校勘文字辑成的十二册《字典考证》则单行刊印,只是近代不少书局重印《字典》时将《考证》附後,供参照之用,但读者使用仍不方便。

近年来有的出版社已将经王引之校改的《康熙字典》定本影印行世,受到欢迎和好评。但是,当今读者在使用这一本子时仍有一些困难,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原书无断句标点,难以检读;二是原书多以现代人不熟悉的反切方式注音,所标直音中又有不少生僻字,与习惯於现代工具书的读者的需求距离较远。爲此,我们決定以上述道光本《康熙字典》爲底本,参校别本,将全书予以标点,加注汉语拼音和注音符号,並重新排印出版,使读者得到一部与现代字典形式相近而又“原汁原味”的《康熙字典》,使这一素负盛名的古老工具书焕发青春,满足今天社会各界的迫切需要。

我们所做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各项:

一、全書逐句加標點,主要使用逗號、句號、冒號、頓號、書名號、間隔號等。引例出書名後用冒號,不加引號。書篇名用書名號,書名與篇名之間用間隔號。

二、關於注音

《康熙字典》注音採用反切、直音法,反切以《唐韻》(實即《切韻》,原書已佚,從徐鉉《説文》注轉引)、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韻會》、《正韻》爲主,參以《玉篇》、《類篇》、《五音集韻》等書;韻書所無者,採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等諸書之音釋以補之。我們分别不同情况,作如下處理:

1. 凡單字後有反切、直音的,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2. 單字後無反切、直音,但釋文中另有音義資料可據的,經斟酌考辨,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3. 多音多義的單字,依不同音義分别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4. 多音多義的單字中有音據的通假義項或標明爲某字的異體、别體等而又有可靠音據的,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5. 單字的反切、直音折合成的讀音與今天通行讀音有異的,除依反切、直音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外,加標今音。

6. 單字未注明反切、直音而以“同某”、“同上”、“古文某字”、“古作某”、“與某同”、“俗某”、“亦書作某”、“某本字”等形式出現的,不注讀音。

7. 多音多義的單字中注明爲“義同”的音項,一般不標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但可能涉及到其他相關字時,酌情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8. 多音多義的單字中,凡音異義同的只取一音,一般取與今音相同或音義在前者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但可能涉及到其他相關字時,酌情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9. 《字典》沿用的叶音説多有訛誤,故單字中的叶音不標注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。

三、爲方便讀者使用,原書正文後補遺、備考均移至相應部首正文後。

四、字形

《康熙字典》中很大一部分字與現今通行的字字形不同,既要盡力保持《康熙字典》的原貌,又要兼顧當今使用者習慣及減少排版廠繁重的造字工作,是本書在整理過程中最費斟酌的問題。經反覆推敲,吸收了《漢語大詞典》編纂的經驗,採取了相對變通的辦法,新舊字形並用,以不影響原字的筆畫數爲原則,基本標準如下:

1. 部首 部首新舊字形,如⺿今作艹,⽡、今作瓦,⻍今作辶,筆畫不同。但因同一部首中單字筆畫數是去除部首後計算的,新舊字形的區别不影響本部單字的筆畫數及排序,所以凡部首新舊字形並用。

2. 單字 單字中凡新舊字形筆畫相同的,如舊字形刃、,新字形作刃、䍃、丰,一般採用新字形。單字中凡新舊字形筆畫不同(包括部首字在單字中不作部首的字)的,如舊字形、者、、擿、蠖,新字形作蚤、者、敖、擿、蠖,一般採用舊字形。

3. 凡釋文、釋義文字,除文中專有辨證内容的條目外,一般採用新字形。

4. 爲方便检索、掌握,特列《新旧字形对照举例表》以示对照(《举例表》另见)。

五、《字典》原无书眉篆文,後出版本多於书眉添列小篆,这对於需要查阅某字篆文的读者是有用的。爲进一步方便使用者,现据徐铉校本《説文解字》,将规范小篆附於正文字头之後,这样更加醒目和更便於查检。

六、由於这次的标点、注音和重排属古籍整理性质,而不是重编或作注释考证,故对原书一律不作改动。原书笔画有误的,也不作顺序调整。对极少数明显刊误的文字,经慎重研究後径予改正,不出校记。

七、爲方便读者,本书在书眉处标明该页全部单字,並注明单字所属部首及除部首外的笔画数;转面的第一个单字前注明笔画数。书末新编四角号码索引,收入原书正文、补遗、备考中全部字头,以利检索。

王引之校正《康熙字典》道光刊本是公认的善本,具有很高的学术和实用价值,但由於全书卷帙浩繁,王氏的校正不免留下缺漏。对此,读者可以参阅日人渡辺温的《康熙字典考異正误》和当代学者如钱玄同、王力、黄云眉、蒋礼鸿、钱剑夫等先生的论述。

全书的标点、注音和整理编辑由汉语大词典编纂处组织进行,李梦生主持,参加者(按姓氏笔画爲序)有王土然、王界云、田国忠、朱松乔、李梦生、李爱珍、李鸿福、徐文堪、徐俊超、郭忠新、陈翔燕、陈福畴、黄丽丽、董福光、罗黛娃等。负责注音的是李鸿福和唐让之。负责核定楷体字与相应篆体字的是李爱珍。负责字形审定的是吳一新。戴国奋参加了索引编務及有关编务工作。

本书的编辑和标注工作虽兢兢业业,认真细緻,並经一再校核,但还可能存在失误,希望读者指正。


汉语大词典编纂处

用户建议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