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例

□ 六書之學,自篆籀、八分以來,變爲楷法,各體雜出,今古代異。今一以《説文》爲主,參以《正韻》,不悖古法,亦復便於楷書。考證詳明,體製醇確,其或《字彙》、《正字通》中偏旁假借點畫缺略者,悉爲釐正。

□ 古韻失傳,晉、魏以降,創爲律韻行世,雖其閒遞有沿革,然矩矱秩然,不可紊亂。開口閉口,音切迥殊。輕脣重脣,字母各别。自《洪武正韻》一書爲東、冬、江、陽諸韻,並合不分矣。今詳引各書音切,而悉合之等韻,辨析微茫,集古今切韻之大成,合天地中和之元氣。後之言音切者,當以是爲迷津寶筏也。

□ 切韻有類隔、通廣諸門,最難猝辨。《正字通》欲率用音和,然於字母淵源,茫然未解,以致幫、滂莫辨,曉、匣不分,貽誤後學,爲害匪淺。今則悉用古人正音,其他俗韻㮣置不録。

□ 音韻諸書,俱用翻切,人各異見,未可强同。今一依《唐韻》、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韻會》、《正韻》爲主,同則合見,異則分載。其或此數書中所無,則參以《玉篇》、《類篇》、《五音集韻》等書。又或韻書所無,而經傳、《史》、《漢》、《老》、《莊》諸書音釋所有者,猶爲近古,悉行采入。至如《龍龕》、《心鏡》諸書音切,類多臆見,另列備考中,不入正集。

□ 《説文》、《玉篇》分部最爲精密,《字彙》、《正字通》悉从今體,改並成書,總在便於檢閲。今仍依《正字通》次第分部,閒有偏旁雖似而指事各殊者,如焸字向收日部,今載火部,霴字向收隶部,今載雨部,熲、潁、穎、㯋四字向收頁部,今分載水、火、禾、木四部,庶檢閲既便而義有指歸,不失古人製字之意。

□ 字兼數音,先詳考《唐韻》、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韻會》、《正韻》之正音作某某讀,次列轉音。如正音是平聲,則上、去、入以次挨列。正音是上聲,則平、去、入以次挨列。再次列以叶音。則一字數音,庶無掛漏。

□ 字有正音,先載正義,再於一音之下,詳引經史數條,以爲證據。其或音同義異,則於每音之下分列訓義。其或音異義同,則於訓義之後又云某韻書作某切,義同。庶幾引據確切,展卷瞭然。

□ 正音之下,另有轉音,俱用空格,加一又字於上。轉音之後,字或通用,則云又某韻書與某字通,再引書傳一條,以爲證據。字或相同,則云又某韻書與某字同,亦引書傳一條以實之。其他如或作某、書作某,俱依此例。至有兩字通用,則首一條云與某通,次一條加一又字於上。或有通至數字者,並依此例。

□ 集内有或作某、書作某者,有與某字通、與某字同者,或通或同,各有分辨。或作者顯屬二字,偶爾假借也。如《禮·祭法》:厲山氏之有天下也。則烈或作厲。《左傳》:晉侯見鍾儀,問其族,曰:泠人也。則伶或作泠。書作者,形體雖異,本屬一字也。如花作華,馗作逵等類,條分縷析,各引經史音釋爲證。

□ 集内所載古文,除《説文》、《玉篇》、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韻會》諸書外,兼采經、史音釋及凡子、集、字書於本字下。既並載古文,復照古文之偏旁筆畫,分載各部各畫,詳註所出何書,便於考證。

□ 《正字通》音訓每多繁冗重複,今於音義相同之字,止云註見某字,不載音義,庶幾詳略得宜,不眩心目。

□ 引用訓義,各以次第,經之後次史,史之後次子,子之後次以雜書。而於經、史之中,仍依年代先後,不致舛錯倒置,亦無層見曡出之弊。

□ 《正字通》所載諸字,多有未盡,今備采字書、韻書、經、史、子、集來歷典確者,並行編入,分載各部各畫之後,上加增字,以别新舊。

□ 《正字通》承《字彙》之譌,有兩部曡見者,如垔字則襾、土兼存,羆字則网、火互見。他若虍部已收䖑、䖐,而斤、日二部重載。舌部並列甛、憩,而甘、心二部已收。又有一部曡見者,如酉部之𨠎、邑部之𨜒。後先矛盾,不可殫陳。今俱考校精詳,並歸一處。

□ 字有形體微分,訓義各别者,《佩觿》、《正譌》等書辨之詳矣。顧尚有譌以承譌、諸家蒙混者,如大部之奕與廾部之弈,《説文》點畫迥殊,舊註不加考校,徒費推詳。今俱細爲辨析,庶指事瞭然,不滋僞誤。

□ 《正字通》援引諸書,不載篇名,考之古本,譌舛甚多。今俱窮流溯源,備載某書某篇,根據確鑿。如《史記》則索隱、正義兼陳,《漢書》則師古、如淳並列。他若郭象註《莊》、高誘註《吕》,悉從原本,不敢妄增。其閒字有兩音,音有兩義,則並采無遺。如或有音無義,有義無音,則又寧缺無義。偶有參酌,必用按字標明。古書具在,不可誣也。

□ 《字彙補》一書考校各書,補諸家之所未載,頗稱博雅,但有《字彙》所收誤行增入者,亦有《正字通》所增仍爲補綴者。其餘則專從《海篇大成》、《文房心鏡》、《五音篇海》、《龍龕手鑑》、《搜真玉鏡》等書,或字不成楷,或音義無徵,徒混心目,無當實用。今則詳考各書,入之備考,庶無以僞亂真之弊。

□ 篆籀淵源,猝難辨證,《正字通》妄加釐正,援引不倫,累牘連篇,使讀者瞢然莫辨。今則檢其精確者録之,其泛濫無當者並皆删去,不再駁辨以滋異議。

用户建议
关注我们